图片
文章正文
论文缩小“三大差别”的路径指向 (罗满元)
作者:罗满元    发布于:2020-09-25 16:49:53    文字:【】【】【

摘要:

满元2020/04/06

 

 

重提“三大差别”,对于我们今天这个喜欢玩“流行语”、“关键词”的社会来说,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也许有人会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提什么“三大差别”,脑子进水,有病啊。不过,仔细梳理一下当今社会的这个“鸿沟”那个“系数”,归根结蒂又大都落到了“三大差别”上,许多绕过来绕过去都说不明白的“差距”问题,我们用“三大差别”一观照,反倒通俗明白了,反倒有了一种大彻大悟:原来真理一点也不过时,一点也不深奥,很客观很简单。因此,重提“三大差别”,很有味道也很有好处。

“三大差别”消灭不了,缩小起来又这样困难重重,我们是不是对此无所作为了呢?不是这样的,只要我们把战略方向找准了,把路子走对头,缩小“三大差别”的成果就会逐步地被培育出来,尽管这中间会有曲折。我们以为,以下三项基本原则,应该成为缩小“三大差别”的路径指向——

首先,在更快的发展中缩小“三大差别”,在缩小“三大差别”的过程中更好地发展。

有这样一个关于发展的寓言:有100个人,每个人给他100元,其中必有几个人能凭这100元活下去并且还能发家致富,也必有人两天就把钱花光了,但多数人都想把这100元渐渐变成1万元甚至更多,但终归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人的能力各不相同,发展环境也不一样,于是竞争对手出现了,贫富差距出现了,矛盾冲突出现了,违法犯罪也出现了。

发展遇到了问题,是就此停下来把问题解决清楚了再继续往下发展好呢,还是一边发展一边解决问题好呢?当然是后者好。因为如果是前者的话,要么是大家停滞不前,都还维持现状,结果“坐吃山空”;要么是杀富济贫搞平均主义,大家再从头开始,结果不仅不断挫伤发展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而且永远没有大发展、创造不出大财富。而采取后者的办法,情况就不一样了,发展得快的尽管继续向前进;国家通过一定的制度调节,再加上发展得快的那部分人的主动“回报”,让发展得慢一些的人加快发展加速赶上,而对那些把“本钱”花光了的人,这次给他200元,让他再得到一次新的发展机会,更加快地发展,更加快地追赶。若干个这样的回合之后,大家都发家致富了,都成了百万富翁,其中有的成了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如果到了这个时候,有的人虽然一年有二三十万的进账,而有的人一年只有七八万的收益,但基础都厚了,这点差距也就无所谓了,说不准明年我的“运气”比你好哩,大家的“气”都顺了,矛盾就少了,发展就和谐了。

缩小“三大差别”也是这个道理,不发展,“差别”永远在那里,一切都免谈。所以,要缩小“三大差别”,只有加快发展;而只有逐步缩小“三大差别”,发展才会进行得更好。我国的改革开放,遵循的也是这条路径,先是“发展才是硬道理”,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方先富起来,效率优先;而后是“发展是第一要务”,又快又好,效率与公平兼顾;再后便是“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全面发展”,又好又快,在共建中共享、在共享中共建。

看来,我们国家的发展战略非常正确,沿着这条道儿走,“三大差别”一定会逐步缩小,人民一定会共享富裕和谐,没错!

其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也是检验“三大差别”是否缩小的唯一标准。

真理要靠实践检验,越检验它越有光芒。我们要缩小“三大差别”,也要靠实践。一要靠实践去做缩小“三大差别”的尝试,“摸着石头过河”;二要靠实践去检验缩小“三大差别”的尝试是否收到了成效,以便总结经验、吸取教训、继续实践。

为了缩小“三大差别”,我们一直在实践中探索,在探索中实践,在努力寻找和发现其中的规律,力图作出最科学、最正确的制度安排和政策选择。

为了缩小工农差别,我们从互助组到初级社到高级社到人民公社再到联产承包责任制,我们大力开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我们积极推进农业机械化,我们推行农业“八字宪法”,我们高举“三面红旗”,我们坚持“以粮为纲、全面发展”,我们大力发展乡镇企业,我们积极推广新品种新技术,我们积极推动农业工业化和市场化进程等等,目的都是为了不断调整与生产力发展不相适应的生产关系,以不断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缩小农业与工业和农民与工人之间的差别。

为了缩小城乡差别,我们大力兴办各级各类学校,“大队有小学,片里有初中,公社有高中,县里有大学”;我们办代销店、建居民点、建农贸市场、建村镇乡镇小城镇、搞“新农村建设”、搞“城乡一体改革试验”、搞“乡村振兴”;我们搞“两管五改”、实行合作医疗、建“农家书屋”、“村村通”、“三下乡”、“脱贫攻坚”等等,目的都是为了使乡村的生产生活条件与城市“接轨”,向城市“靠拢”。

为了缩小脑体差别,我们一直向农村和工厂派工作队、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推荐工农兵上大学并“社来社去”、坚持对工农群众的文化科技培训、选拔任用优秀的工农干部、挑选优秀大学生和机关干部下乡去当“村官”等等,目的都是为了不断提高所有劳动者的素质,让所有劳动者不再是单纯的体力劳动者或脑力劳动者,从事的劳动也不再是单纯的简单劳动或复杂劳动。

所有这些实践,或成功,或失败,或继承发展,或无疾而终,都在告诉我们一个真理:要不断缩小“三大差别”,就要不断去实践;只要不断去实践,我们就能不断找到缩小“三大差别”更有力更有序更有效的办法。实践是第一位的,永远是“老大”,跟着它走,没错!

最后,“三大差别”根本在于“人”的差别,缩小“三大差别”最终也要靠“人”来缩小。

“三大差别”的产生、发展和扩大,大多是人为的结果。你一出生,就决定了你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因为在你来到这个世界前,就有人为你量身定做了户籍制度。你长大了,到底是“做工”还是“务农”,是从事“脑力劳动”还是从事“体力劳动”,那就看你这个“人”本身的造化了,就看你选择“差别”的哪一端了。“人”是制造“三大差别”的主子,那理所当然要做缩小“三大差别”的主人。

譬如,现在工农差别、城乡差别之所以这么大而且还在某些方面扩大,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农业、农村、农民中的优质人才基本上被工业和城市掏空了,要缩小这些差别已经失去了人才基础。而这些差别又非缩小不可,否则中国就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面的现代化。缩小工农、城乡差别的根本途径,就是要实现农业的工业化、农村的城市化、农民的知识化,那么,这项伟大的工程靠谁来组织和实践呢?除了“自力更生”外,我们渴望有这样一批敢于和善于“吃螃蟹”的人到“广阔天地”去“大有作为”;我们渴望有这样一批勇于“闯关”的人奋起推倒横亘在工农之间、城乡之间诸如“剪刀差”、户籍制度等等的一堵堵“柏林墙”,实现工农融合、城乡一体;我们同样渴望所有的国人一齐努力实现自身的现代化,让工农之间、城乡之间、脑体之间的差别很小很小,有差别的只是职业的不同、居住地的不同、劳动对象的不同,而且相互之间谁对谁都没有多少优越感。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而“人”是生产力诸要素中最活跃最革命最有决定意义的因素。

缩小“三大差别”,着眼于“人”,就抓住了根本抓住了主动;“人”的“差别”缩小了,“三大差别”就自然缩小了,认准这个理儿,更没错!

因此,我们说,今天重提“三大差别”,不是为了过去,而是为了现在和将来!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016    罗氏文学艺术网     皖ICP备16007674号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