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文章正文
红菇
作者:罗毅雄    发布于:2019-09-15 09:05:33    文字:【】【】【

罗毅雄2019/09/13

 

 

红菇,是原始森林里的老部落,老居民了。

夏,天气闷得烦人,整个大地就像一个大蒸笼,要是人呆在房间里都会中暑。额头和后背的汗水不断往外渗,头发湿湿的,一个人晕沉沉的。抬头望去,满天黑呼呼的云朵,一簇簇地紧挨着,在快速运动。微微的风儿在吹着,凉爽了许多。突然,天上的乌云就像散了架似的,突如其来地打开了天井,又是一样的雨,带着青涩,带着含蓄,又是否还带着积怨,在这个季节里时不时地来那么一个大喷发,这时的风变成不在那么的轻柔,是风夹着雨在猛烈地摔打着。二十几分钟后,雨停了,放晴了。空气带着几分清新;带着几分甜润;带着几分凉意;门口前摆放着三十几盆花的花盆里散发出泥土的香气,花瓣上,叶面上滚动着晶莹的小雨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一颗颗耀眼的宝石,五颜六色。在和我一块坐在大门口聊天,听雨的赖大伯自言自语地说:“又有红菇採了”。

四十多年的时光弹指过去了。我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19698月底的一天,父亲从马洪小学调往黄坑小学任教,我也和母亲,弟妹一起随父亲到了黄坑村。

记得在一年的初夏,当时的天气根本没有现在的炎热,山村的周围都是茂盛的原始森林和毛竹林。山村在这个季节里,山里盛产着天然的野茹,红茹是最出名的,因为它产量少,营养价值最高,口感好,价钱又最高。天天都能看见农民用毛竹篾编成的竹蓝子,挑着採回来的两蓝子满满的野菇从学校门口经过,他们採回来的大多数是红菇。野菇採回来后,逐一进行分类,用谷席晒干。奇怪的是红菇不能生吃,生的有毒性,晒干后,毒性也就没了。有一天,我和同学约好,让他母亲带上我一起去山上採红菇。

第二天的一大早,我背上了我外公做的一个大竹篓跟着他们一起去採红菇。那年,我才十三岁,个子又不高,身上背着的竹篓约有五十公分高,四十公分宽,三十公分厚。一路上蹦蹦跳跳的,竹篓在屁股上一颠一颠的,好似高兴!採红菇要到大原始森林里才採的有。跟在他们的背后,走着,走着。过了一个山垅,翻过一座山,又过了一个山垅,再爬上一座大山,到了大山里,踩着松软的树叶,听着树韵,赶着朝阳,望着那高耸入云大山,恰似一条腾飞的巨龙,它,在云雾的飘绕下,又像含羞的少女,若隐若现,又显得妩媚娴静。在这大山里不但有红菇,还有假红菇,青面梨菇,狗屎梨菇,凤爪菇,奶菇……;那一个个,一朵朵,一堆堆;有像还没有打开的油布伞似的;有刚撑开小红伞似的;有像瓜子似的……;有红的,有黄的,有青中带紫的……;这景,这情,把我忘了一路走路来时的疲惫,在这五颜六色,五花八门所形成的菇的世界里,留下了我童年的一个最美好,最憧憬的梦!

这时,赖大伯打断了我儿时的回忆,问我明天要不要跟他一起去採红菇,我高兴地说:“要去”。他还告诉我说,因为前些年对森林的乱砍乱伐,树木少了,原始森林也糟到破坏,能生红菇的地方也少的可怜了,现在去採红菇是要赶早,天没亮前就要到达採红菇的地方。晚上,我将手机闹钟调到下半夜三点半,大约在四点钟,我洗漱完后,急冲冲地吃了昨晚准备好的牛奶和面包,又随手带了几个面包和矿泉水作为点心。下了楼,推出摩托车来到大门口,可赖大伯已经在等我了。

昨天的一阵雨过后,清晨的山村,晨风习习,松涛阵阵,还有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翠绿的毛竹林,毛竹枝条在微风中飘摇着,发出轻微的哗哗声。

我和赖大伯各自骑了一辆摩托车,来到了採红茹地方的大山脚下,天还没有完全亮,停好摩托车后,我们坐在一棵大树的大树根上休息等天亮。山里的太阳出的更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透过大树的缝隙,斑斑点点的,有些刺眼,森林开始热闹了起来,鸟儿叽叽喳喳地欢唱了起来,伴着在风儿的吹动下树叶的沙沙声;和着清澈透明潺潺的溪流声;仿佛是森林里的一支协奏曲。她是那么的优扬,那么的和谐。我挠了挠还带着几分睡意的眼睛,发现在刚刚我坐的树根不远处的树叶堆上冒出了几个小红伞似的红菇,好番欢喜,好番兴奋。只见小红伞上还晃动着小露珠,晶莹剔透的。我起来走过去,轻轻的,小心地採上一朵红菇,拿在手上欣赏着,闻着,她简直是勾了我的魂,诱惑了我的心。漂亮,够漂亮的!加上点缀在红菇面上的那几个小白点,还有菇脚上那白中透红的色韵,以及那好闻的气味,真是让人陶醉!而且红菇面下那红里埋着黑,伞架似的纹里,外表看上去却实非常的艳丽,很是迷人!

永安市洪田镇的红菇非常出名。红菇是所有红菇的总称,也是正红菇的俗名,也叫高山红,红椎菌,属担子菌纲,身含有5种多糖,16种氨基酸和28种脂肪酸。我国所发现的红菇大约有100种,仅几十种被利用,其他价值不明,还有少数有毒。所能食用的红菇风味独特,香馥爽口。其味较之任何菇类无法伦比的鲜甜可口。它的营养价值非常高,在我们这里,妇女分娩时有食红菇补充营养习惯,药用功效非常好,还有抗癌作用。红菇是一种真菌,在夏秋季林中地上群生或单生。是一种和楮、栲等树木的根系共生的菌根真菌。现在我们这里还没有发现有人能人工培植出来的,都是纯天然野生的。在干货市场,如果商贩们想卖洪田产的红菇,在生红菇前就要提前3一一5个月到菇农家去预订,才能收购到红菇去贩卖。他们只要是打上洪田标签的红菇,就能卖上好价钱,一市斤上等红菇要卖到2000元。我们这里关键是有着独特的中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还有这几年来,国家采取了对原始森林的保护,提出了“青山绿水,金山银山”。慢慢的,红菇也就相对多了起来。

记得在九十年代中期,有一次,我到省城去办事,也去看望了一位老战友,便带上一市斤红菇去送给他。当时,他不了解我们家乡的红菇,就说:“他前段时间去武夷山旅游时在市场上买了一市斤回来,才30元。煮来吃,味道不好,不好吃”。我接上说:“你可能是买到了假货,不是正红茹。我们老家的红菇和其它地方的品种可能不一样,上等的都要卖到400元一市斤”。他不相信,我让他对比一下。然后,我就教他煮红菇的方法。取上四、五朵红茹,首先要轻轻她,慢慢地,小心地将红菇洗净,打上一碗清水,将红菇浸泡在里面。然后,将买来上等的猪排骨或鸭子(最好是家养的,没有喂养过饲料的)煮熟(最好是隔水顿熟),再将红菇连同浸泡着的水倒入锅,再煮沸起锅。(记住,这时不能盖上锅盖煮,不然煮出来的红菇汤会变成紫黑色的了,味道会变了,颜色也不好看。)这时,一碗新鲜的、甜润的、清香的、鲜红的红茹汤就大功告成了。诱的人直流口水,真是让人馋!

到了九点多钟,赖大伯喊我回家了。因为他知道周边几面山上有生红菇的地方我们都去採过了。我看了看竹篓也已经装满了红菇,还採了一大塑袋的杂菇,乐了!

是啊!红菇确实是好东西。有一天,我到好朋友俞正天家去玩。进门在他家客厅坐下后,他神秘地告诉我,让我先坐一下,他去泡“好茶”给我喝。过一会,他端出一杯鲜红的“好茶”,我看了看,清澈见底;闻了闻,感到有股淡淡的清香;轻轻地呷上一口,突感整个嘴里润润的,有一丝像甘露似的甜味回味无穷!真的是好茶,第一次喝到这种口感的茶,我问他究竟是什么茶?他开始不告诉我,让我猜。说实在的,当时真的没有往那方面去想,猜了几次都不对,最后他告诉我,是“红菇茶”,用煮沸的开水冲泡干红菇而成的。他还骂我说:“你还说会品茶,连这种茶都没喝过”,说后,我们一阵欢笑,我也回骂了他一句:“奢侈”。他不负服气地说“还是因为你这位好朋友,大作家贵客来了才有这个待遇”。两人相对笑了笑!

中午,先将採回来的杂菇中的奶菇拿去闷,鸡瓜菇加一些排骨拿去煮汤。在一旁的母亲告诉我,煮菇时要放上一把米去一同煮,只要米熟了,看去不会变黑色,说明这菇没有毒性,可以吃了。在这大热天,叫上赖大伯,加上几瓶冰啤酒,品尝着鲜美的野菇,美美地美食了一餐。

同时, 也在品味着那软软的,酥酥的树叶,踩在上面那深一脚,浅一脚的,还伴奏着清脆的,小小声的咔嚓,咔嚓声,在当踩下树叶时,还会冒着一丝丝淡淡的青烟,那感觉真好,真舒服,真爽!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016    罗氏文学艺术网     皖ICP备16007674号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