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文章正文
杂志“改版”,不是“改版式”那么容易的,更不是把栏目由四个字改为两个字那么简单的 (罗满元)
作者:罗满元    发布于:2020-10-21 10:20:45    文字:【】【】【

摘要:

满元2020/10/21

 

 

 

原创 罗老二

首先还是得申明一下,二哥跟大家聊采编业务,很自然地就会联系到《时代邮刊》。虽然二哥在多家报刊供过职、当过主编,但在《时代邮刊》的供职时间最长,实践自己的办刊理念最充分,得到的经验与教训也最为丰富与深刻,自然说到《时代邮刊》就会更多一些。因此,二哥聊报刊的采编,是在做“准学术研究”,需要很多只“麻雀”,《时代邮刊》自然是其中最大的一只。这并不是拿《时代邮刊》“说事儿”,而是联系实际“说事理”,其中的褒贬臧否,拜托二哥的老同事老朋友千万不要“上纲上线”,更不要“生闷气”。

上次谈到杂志“改版”的事,二哥说2020年《时代邮刊》的“全新改版”,算不上“改版”,更谈不上“全新”,可能言重了,但事理就是这样的,不这样说还真的说不过去。

什么叫“改版”?《现代汉语词典》上是这样解释的:“改版” 就是“调整、改变出版物的版面内容、风格、出版周期等”;大学教材、培训资料以及专家学者的专著,对“改版”的论述,大多是个空白,或者语焉不详。这样看来,什么是“改版”,怎样“改版”,什么样的“改版”算是“全新改版”“成功改版”,基本上就是一门实践的学问了。

二哥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做一件事情,总喜欢爱琢磨,不把那件事琢磨深琢磨透琢磨出自己的道道来,总不想罢休,也不会罢休,特别是那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就说这办杂志的事吧,经过几十年的实践和自我修炼,二哥自信还真得了那么一点拿得出手的“真经”,不敢说成了什么“家”、成了什么“教授的教授”,那都是鬼扯,调侃一下而已。但说有点实践经验,有点切身体会,有点自己独到的看法,还是说得过去的,也是许多同行认可的。

关于杂志“全新改版”,既然理论上没有太多的“说法”,那二哥就跟大家聊点实践、实用的东西。

还是以《时代邮刊》2020年第一期开始的所谓“全新改版”为例吧。

先按词典上对“改版”的解释来对照,“改版”就是“调整、改变出版物的版面内容、风格、出版周期等”,二哥有幸看了《时代邮刊》此次“全新改版”的方案和“全新改版”后的数期刊物,感觉《时代邮刊》此次的所谓“全新改版”,即使从最基本的层面看,对照词典上对“改版”的定义主要要点与要求,所谓“调整、改变……出版周期”,自然不存在也无需谈论,剩下的就是所谓“调整、改变……版面内容、风格”了,明眼人稍微打量一下,就会看出《时代邮刊》的此次所谓“全新改版”,都基本没有达到上述要求——

12020年“全新改版”后的《时代邮刊》,其“版面内容”与2019年及其以前的《时代邮刊》没有多少区别。也就是说,其“主体定位”与“主体内容”没有“调整、改变”。做“封面文章”,做“策划专题”,做“主题宣传”,做“立场观点”等,2020年以前,《时代邮刊》宣扬“有思想”,2020年以后还是突出“有思想”,“版面内容”的“主体性”没有“调整、改变”。一本杂志最基本的东西没有“调整、改变”,怎么好意思宣称“全新改版”了呢?当然,也有一点“新瓶装旧酒”的“调整、改变”,那就是把有些版面内容的位置前后变动了一下,譬如把原来放在杂志靠后位置的一些“资讯”内容移到了杂志的靠前位置等;改变了原来的“板块+栏目”设置,笼笼统统地把原来的板块名改为栏目名,实行“大栏目制”,譬如把原来“专题”板块下的“时代关注”“核心调查”“独家策划”三个栏目的内容,统统以“专题”栏目之等。这样的“小把戏”,就像小孩子“过家家”,连“新瓶”都没造一个,就说是出了一款“新酒”,二哥也是醉了!这样的“全新改版”,那肯定就是“换汤不换药”了,而且这“汤”还是“老汤”,只不过是把原来的几小碗倒进了一个大碗里,如此而已,如此而已!这背后的症结,当然就是“配伍”的功夫没到家,“熬汤”的火候拿不准,“辨证施治”的能力谈不上!因此,二哥说,一本杂志要“全新改版”,不是把栏目由四个字改为两个字那么简单的!

22020年“全新改版”后的《时代邮刊》,其“风格”与2019年及其以前的《时代邮刊》也没有区别,但又有点区别。没有区别的是,表现“风格”最主要的“风向标”——“文风”没有“调整、改变”。如上所述,因为《时代邮刊》此次“全新改版”的“版面内容”与原来没有根本区别,你做的还是大众化、通俗化的社会文化类杂志,还是着重去表达“立场观点”的,“文风”自然既要旗帜鲜明,又要生动活泼,还得要按照二哥之前所谓“说理形象化、表达情感化、语言个性化”的“三化”要求去组稿、编稿、审稿、发稿。看过“改版方案”,也是如是要求;看过几期新刊,依旧如此套路。从具体要求到具体实践,一本杂志的“文风”都跟原来基本一样,你怎么好意思炫耀“全新改版”了呢?诚然,单从“版式”上看,“风格”上的“调整、改变”还是有的,而且貌似还很大,按现在时髦的说法,也就是“画风”有变,与原来还真有点区别。譬如把封面由主要“写实”改为主要“写虚”,由主要表现深沉厚重改为主要表现明快跳跃,由一朵模糊的“读者云”改为一个清晰的“新中年”;譬如把内芯版式由“较紧”改为“较松”,把目录上的作者由“署名”到“除名”,等等。这些“调整、改变”,似乎“看上去很美”,好像时髦了不少、清新了不少、拉风了不少,但也媚俗了不少、肤浅了不少、轻佻了不少,而且更重要的是,从整体上一统筹一琢磨,问题就来了,而且问题就大了:你这样“版式”一“时髦”,“版面内容”的凝重、深刻、犀利就立马打了折扣,就好像一个穿得很“混搭”的小丑在一本正经地给一群很认真的人讲理想信念、家国情怀,那不荒诞,也很滑稽。这样的“全新改版”,就像是“拉郎配”,甚或是“十八反十九畏”的“配伍”,不把“新娘”逼疯逼死或者连夜“逃婚”,不闹出点“医疗事故”来,那才怪了!因此,二哥说,一本杂志要“全新改版”,也不是“改版式”那么容易的!

不过,很多事情也是“有例外”的。或许,二哥的上述分析只是“毒舌分析”,说不定2020年《时代邮刊》的“全新改版”会给时代邮刊带来“全面收获”。但不管结果如何,但就此次“全新改版”而言,从专业的角度讲,确实算不上“改版”,至少没“改”到点子上,只能算是一次“瞎折腾”。

二哥以为,杂志“改版”是一件大事,不到“万不得已”,不想“起死回生”,不盼“百尺竿头”,杂志一般是不轻易“改版”,特别是不轻易“全新改版”的。

前面说了,杂志“改版”更多的是一门实践的学问,如何“改版”,最好的办法当然还是“摸着石头过河”。有个明确的大方向,有个明确的目标,就是“过河”,就是把杂志的公信力、影响力、吸引力做出来,把杂志的发行量、传播量、阅读量做上去;至于怎样“过河”,是“摸着石头”过、“拄着拐杖”过,还是“乘着舰船”过,那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就要看办刊人怎样去看待、对待“改版”,就要看“改版”后的杂志与“改版”前的杂志有哪些结构性的、实质性的也就是“质”的“调整、改变”,就要看操刀“改版”的人是不是真正的“行家”了。

有道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二哥是不是办刊的“行家”,二哥自己不怎么知道,但很多业内专家学者知道,很多同事同行知道。以二哥几十年的实践和研究所得,二哥以为,一本杂志要“全新改版”,尽管各家期刊的具体情况不同,有一些基本原则还是要遵循的。哪些“基本原则”呢?学“岛叔”的表述,三点基本看法吧——

1.一本杂志要“全新改版”,一定要有“哲学眼光”。哲学这个东西,很抽象也很具体,你信仰什么哲学就有什么样的哲学眼光,譬如二哥信仰马列主义哲学,那看待整个世界自然就是马列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你办报办刊,你创刊改版,如果有了哲学眼光,就有了信念、方向和旗帜,就不会迷路,就知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在哪里,就知道怎样去战略布局和统筹兼顾等;如果没有哲学眼光,就会鹦鹉学舌人云亦云,就会瞎子摸象不明就里,就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就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等。“哲学眼光”为你解决的是“全新改版”中“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到哪里去”的根本问题。不用说,这是个“哲学问题”。

2.一本杂志要“全新改版”,一定要有“准确定位”。不管是办报办刊,还是创刊改版,把一本杂志的“准确定位”工作做好,那是头等大事、中心工作、看家本领,因为这直接牵涉到编辑方针、经营策略和服务目标。二哥以为,这个“准确定位”,至少要同时从五个角度去综合考虑:“理念定位”,就是指导思想,这是出发点,也是前提;“内容定位”,就是遵循指导思想,确定这本杂志的主体内容;“市场定位”,就是确定这本杂志是“卖”的还是“藏”的,主要是办给哪些人看的;“文化定位”,就是这本杂志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适合哪种风格;“自身定位”,就是结合杂志社的硬软件条件,看做哪种杂志合适,拿不拿得起,办不办得下。“准确定位”为你解决的是“全新改版”中“你是谁、为了谁、成为谁”的核心问题。实际上,这也是个“哲学问题”。

3.一本杂志要“全新改版”,一定要有“逻辑思维”。任何事物的发生、发展以至消亡,都是有客观规律的。规律这个东西,不能创造,只能遵循和利用。它的基本表现形式和基本要求之一,就是要求人们按照事物的内在逻辑办事。办报办刊、创刊改版,也是一样。如果你不按逻辑“出牌”,那只能被逻辑“打脸”,要么“想当然”结果事与愿违,要么“客里空”结果一地鸡毛,要么“四不像”结果失去自我。杂志“全新改版”遵循的逻辑路线应该是这样的:理念决定方向,方向决定内容,内容决定形式,形式服务内容,内容与形式统一。这样就会形成一个完整的“逻辑链”。“逻辑思维”为你解决的是“全新改版”中“真与伪、立与破、表与里”的关键问题。说到底,这还是个“哲学问题”。

总而言之,一本杂志是不是“全新改版”了,或者说是不是成功的“全新改版”,应该会同时从这样三个维度得以呈现:一是看是不是符合相关的法律法规、政策规矩,还有那些业务上的条条框框,这是“守住底线”;二是看是不是在内容建设上与“改版”前有本质上的区别,这是“脱胎换骨”;三是看是不是在风格上独树一帜,有了与之前与兄弟刊物不一样的特点与辨识度,这当然就是“锦上添花”了!

当然,最后,话还得往回说半句,虽说2020年《时代邮刊》的这次所谓“全新改版”算不上“全新改版”,但任何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停滞不前、故步自封,注定不会有进步。因此,《时代邮刊》的“改版精神”还是值得肯定的。只是,“有作为”不是也不能“乱作为”,二哥希望看到的,是《时代邮刊》能不能给读者和期刊界奉献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全新改版”,如果有那一天,二哥再来给《时代邮刊》全面点赞!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016    罗氏文学艺术网     皖ICP备16007674号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