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文章正文
在音容渐已杳,德泽仍犹存
作者:罗新生    发布于:2019-12-07 14:44:31    文字:【】【】【

罗新生2019/12/07

 

 

——忆族中贤达传熹、家富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又要到了。我们小罗村、黑谭罗氏正紧锣密鼓地为今年的清明祭祖大典忙来忙去。恰好今天又收到外甥发来2016年我小罗村清明祭祖联谊会的照片,我作为宗亲理事会的一员,看了照片后,内心激荡,五味杂陈。欣喜的是那届清明会参会的人很多,主事的人各司其责,有条不乱。悲哀的是时隔三年我小罗村贤达竟有二、三人已经作古。睹遗象思故人,禁不住黯然泪下,觉得应该为他们写上一点东西,以寄托我的哀思!左思右想,不知从何下笔。思来想去,还是从2013年清明会说起吧!

        2013年清明前,我在开佛老家获知族孙罗平领头主办清明会,我为了表达我支持之心意,特地约请了小罗村的一些宗亲在卫东饭店,商议筹办清明会的一些顼事,至于谈了哪些琐事,到现在已经记不清了。

        到了清明节的那一天,我携妻带子,早早地来到小罗村。看到了那高高地热气腾腾的笼川,和十多位宗亲厨工、妇女正有条不絮地在切菜洗碗,装盘摆碟,从他们脸上洋溢着喜悦的气色中,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在几年前就盼望着小罗村清明祭祖会的早日召开。

      紧接着就宗亲会面,自然少不了寒喧。寒暄过后,三叔海书看我还有点文化就安排我记人情,我也知道家族的事当然由家人自已操劳,也就当仁不让了。

         记人情,在我们乡里,按规矩由一人收钱一人记帐。这一规矩恰好将我与传熹安排在一起。他收钱,我记帐。传熹是我侄子,但比我年龄大得多。他尊我是长辈,我敬他年长,叔侄在一起,其乐亦融融。传熹当过兵,正营级转业,在县物资局当局长直至退休。以前,我只知其名,没有相处过。这一相处下来,使我对他有了初步的认识:他是一位不多言不多语的人,做起事来不慌不忙,稳重诚实的人,待人也和霭。后来对帐,我俩钱、帐一分不差。

        祭祖仪式结束后,宗亲联谊时,据说北京也有宗亲回乡祭祖。于是三叔海书又安排我接待陪同。在接待陪同北京回乡祭祖的宗亲时认识了家富。仿佛家富仍穿着那套便装,脸上乐呵呵的,很健谈。从家富的介绍中,知道了他们是国维公的后人,兴字辈时才从开佛小罗村迁涉到双河黄桷嘴。从家富侃侃而谈之中,我知道家族的事他知道得很好,后来从永棋的口中,知道家富曾先后任过长宁镇镇长,质监局局长等职。知道他们支房还存有小罗村道光老谱。后来又听家富说:自己整理好老谱后,在谱后增添了兴佑公以后的族人。还将一册电子版的道光谱送给了永棋。

        2014年清明会,由我牵头操办,主办地点移到小罗村老祠堂,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雨,会场在老祠前的露天院坝上进行。这次,好象是我又与传熹搭挡。传熹收钱,仍慢条丝理,一丝不苟。仍沉默少言,脸色平和可亲。后来我还有其他事,记帐工作就由我妻杨黎明接替。    

         我们小罗村祭祖联谊会有个议程,就是要邀请德高望重年长的宗亲讲讲话,传熹近八十岁高龄,且又当了几十年的国家干部,每次邀请他发言,他都推辞谦让,应该说他参加了多次清明祭祖联谊会都没有发言。后来听说他突发疾病而辞世,我曾代表族人去悼念,然斯人已逝,懿德长存。呜呼哀哉,族人悲哀而已。至今想来,我心戚戚焉。

        那次清明会我与家富唱主角。祭祖典礼结束。我向宗亲宣传了我小罗罗氏的入川历史和分支源流。而家富则重点讲了家乘谱事。在会上,正式成立理事会。后经理事会商定,又成立了小罗村重修家谱小组,由家富和我负责。一来二往,我和家富也就十分熟悉,名为祖孙,实为挚友。在修谱之中,常结伴倘佯在深山古墓,或颠簸于田间小道,或走村串户收集谱事资料。为后来修谱作了充分准备。后来为了将新谱早付于梓,我俩又分工合作,家富负责十分烦琐而细致的世系支派。这一工作非无耐心而不能成功,非无细心而一丝不错。而家富的耐心和细心无不为吾所敬。谱事稿成,相约宗亲定稿,谁想定稿之日,家富竞与世长辞!鸣呼哀哉,我罗氏又少一贤达智人,今睹照容,悲从心生,谨以尺语,聊表哀思。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016    罗氏文学艺术网     皖ICP备16007674号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