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文章正文
回到祠堂
作者:罗绍军    发布于:2019-05-10 16:49:35    文字:【】【】【

罗绍军2019/05/10

 

 

——在华容罗氏宗祠神位安座仪式上的致辞

        族谱已收到几年了。去年腊月,因修培祖坟的需要,在一个静谧的夜晚,我打开灯,关上门,翻开泛着书香的她,恰似推开一扇深漆厚重尘封历史的大门。那里面有一根根牢固的红线,线上颗颗星辰闪烁。我看到了他们的生平,看到了一座座坟茔,一块块墓碑,以及记着墓地的山岗。“陈家湾”、“横档子”、“蛇山岭”,这些地儿在何处?是不是因年代久远而损毁?脑海中浮现出一群群夕阳下无声远行的鸿雁。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从游之,宛在水中央”。我想追回他们,将他们供在祠堂,并奉上香,从此香火不断,让他们永远获得后人的景仰。

        有人说,父母在时,你和死亡有层垫子,父母不在了,你就直接坐在死亡上面。曾经年少爱贪玩,“太逊殿”神助跳农门。终于走出村子,也只到了小县城。那个父亲为了换回几块钱,挑担红薯藤,从半夜走到天亮就能到达的地方。30年后,回过头来,呈现眼前的还是那宽阔的牛背、避风的草堆、原生态的沟渠湖汊郁郁田园和那诱着清香的袅袅炊烟;梦里依稀可见在那斜坡上的旱改水稻田里,父亲低头向前矗立耙上的不朽雕像。顿悟的我,满眼泪光。泪眼婆娑里,是您赴朝参战火红阵地上“最可爱的人”血染的身影,是您罹患肝癌没有呻吟没有交代直至昏迷的木讷,是您骑着自行车驮着梅干菜麦李子踯躅门卫见到我时舒展的面容......

     父亲,我泪眼清晰,您一直活着,从来就活在有我的世界里。火塘边的先辈们也不曾走远。族谱里的红线,因生命和爱的浸染而历久弥鲜。父亲,我无以回报,崇尚周公所著,寄托阴阳之说,请邀上您的先人一起回到祠堂。

        尽管我没有走出家乡,但我常常仰望浩瀚的天空,却能深刻地识别出从天边飘来的“故乡的云”。

        同宗族辈将会有多少人从南山脚下、西湖之滨,四散天涯。“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可当长烟一空皓月千里人生唱晚之时,衣胞罐子滋润的大地会呼唤,DNA神奇的力量会感应,一定会将你的思绪牵到这里。故乡,肯定是你感觉最安全的地方;故乡,肯定会让偶尔心虚的你荡气回肠;大千世界你多么渺小,回到家乡你坚硬无比。这里,可以安放你的灵魂;这里,可以安放你的躯体;这里,才是你天然的归宿。在这里,成功如婴儿,伤疤生新肌。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将血脉的传承、灵魂的缠绕、升华为尽孝的信仰!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假如人死了,身体如坠入无边无底的黑暗,躯壳如物质回归泥土,意识脱离肉体云游于多维度的宇宙间;如果量子纠缠的学说哪一天被运用,科学再发展,那么灵魂将会被认识,我们终将会确信生命永不消逝。

        先人们,今天,请您们回到这里,这里是重建的罗家祠堂。百年之后的我们,也将陆续回到这里。在这里,那生生不息宛若星火而又化着云烟的生命将变成永恆!

          逝者如斯夫!

 

                                                   南山罗氏第二十二世绍武叩记

                                                       O一八年农历七月十五日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016    罗氏文学艺术网     皖ICP备16007674号
访问统计